芍芊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这里是芍芊,完全不会写文!小学生文笔!
主要吃d5:all社,欺诈,蝶盲,冲撞(其实是杂食,基本什么都吃
主播圈的话:A瓜,欲沐吕孩
吃德哈!!!他们真是太可爱了。
偶尔会玩滴胶,羊毛毡!如果看到了相关推荐不要惊讶,多半是我了_(:з」∠)_
算一个跟风置顶?吧唧!

我们仍未知道被秃皇针对有多可怕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不要上升正主哦(。・ω・。)ノ♡
  甜瓜觉得今晚的排位有些说不上来的反常。大概就是为数不多跟爱里打照面的几局里,爱丽一直追着自己砍。要知道,想要在这个压迫感极强的星星男人的手下拖延时间实属不易,何况自己这个世人皆知的交互斩大师。
  没精打采的在匹配大厅等了一会终于有屠夫接单了,看头像就知道屠夫又是爱丽,人榜屠榜打来打去就那么些人,彼此也算熟稔,至少头像都很眼熟,这也算是上分技巧的一种。甜瓜咽了咽口水,舌尖润了润嘴唇,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盯着屏幕。
  “这次我必不会交互斩!”话音未落,爱丽一个闪现拉锯,加大加粗的恐惧震慑显示在在屏幕上。
  “所以现在是怎么回事,甜瓜先森?”老白调笑着说。
  “哎呀,闪现拉锯!”甜瓜有些懊恼,“星星男人还是厉害的。”
  撞脸秒倒这样的操作在高端局算是重大失误了,甜瓜抿了抿嘴一言不发。瘦小的慈善家被绑上了椅子,空军的枪被骗掉了,不过还好,逼了一下屠夫走位成功把甜瓜捞了下来,空军紧紧的跟着甜瓜,想帮他挡一刀,为他争取转点的时间,但是爱丽的拉锯拐了个弯,正中前面的慈善家,搏命时间一到,甜瓜躺在一块板子后面。爱丽装了个钻头吓走了在一旁观望企图砸下气球的空军,此时机子已经亮了三台。不得不说,高端局的修机速度是真的快。两台机子都在摇…爱丽把甜瓜再度挂上椅,这次空军救人失误,又是一个恐惧震慑。爱丽的锯子还是难躲的,甜瓜想,其他两个队友都太远了,又或者说根本不想救他,没过多久甜瓜就变成了天边一朵绚丽的烟花。然后就是一顿狂点秒退赛后光速逃跑。事实上这是个好习惯,至少让他错过了赛后的谩骂,能够保持着稳定的心情进行接下来的排位。
  仅仅一轮以后,甜瓜排上了上上把的队友,巧的是屠夫又是爱丽。大大的气泡从其中一个幸运儿头上冒出:你tm能不能别秒倒,我可不救你。显然是提前打好的字。甜瓜没有说话只是又默默的换上了慈善家,那个幸运儿换成了调香师。
  甜瓜出生在红教堂小木屋,空军刚好也在附近,让机让机,甜瓜念叨着向危墙跑,刚摸到机子没多久,心跳响起。“啊啊啊!”甜瓜发出一声哀嚎,“这个男人他过来了,星星男人!放过瓜吧!”
  然后心跳声居然真的逐渐变小了“哎?他真拉锯走了?”甜瓜话音刚落,咚的一声,花园危墙的调香师中刀。“emmmmmm”果然,调香师没能回去,或许香水都没放出来。甜瓜不能说是觉得大快人心,毕竟是自己的队友,但心底还是有一丝小小的快乐。或许爱丽是在帮他出气?甜瓜的心里闪过这么一丝念头,随即又用拙劣的理由敷衍自己,人家只是在认真打游戏。虽然这话连观众们都不会相信,调香师和慈善家先追哪个,送分题。
  调香师那边似乎放了个香水,爱丽一个拉锯给他带走,哦豁,五台上椅。历史惊人的相似,空军救下没扛到锯,恭送飞升。老白的机械丝儿修的飞快,这种情况下,机子只剩两台。后面空军秀了起来,溜了剩下的两台机子。然后在一刀斩下倒了地,大门开了,平局。
  赛后小剧场,香水师居然还没退。屠夫发言,香水秒倒?甜瓜甚至能想象屏幕后面的人挑着眉打出这行字。心里有点美滋滋?这或许就是有人护着的感觉?看着弹幕上有些小姑娘嚎着护妻一本满足,甜瓜浅笑着摇了摇头。应该是看我太惨了一时兴起,瓜脑袋一转,又一次与真相擦肩而过。
  要不要加个好友呢,下播后甜瓜拿起手机,手指在QQ屏幕上上上下下划拉了好几下,甜瓜嘟囔着“我有他好友位没好友。”然后偷偷点进了爱丽的粉丝群,手指犹豫不决的在爱丽的群名片上晃动。“算了!”甜瓜哀嚎一声倒在床上,把手机抛在一边。爱丽丑拒了雨泽和沐木,自己一定也不会例外,与其如此倒不如不要尝试,这样还能骗自己爱丽对自己或许特别一点。如是想着,甜瓜把自己埋进了被子,翻滚了一会也就睡着了。
  一tbc一
我觉得瓜瓜不是那种很主动的人,爱丽也习惯别人来找自己,两个人都在等待对方先主动。主动就有故事啊啊啊,你们!
好啦,感谢你看我的小破文。

我们仍未知道吃醋后的屠皇有多可怕(番外)

一一这是一个番外这是一个番外,求不翻车求不翻车。
我觉得不只是女孩子,男孩子也是会吃醋嫉妒的,别问我怎么知道的→_→。
好了,感谢你看我的幼儿学步车,晕车不。

我们仍未知道爱丽咕咕咕的时候都在干什么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不要上升正主哦(。・ω・。)ノ♡
  翻来滚去直到天麻麻亮的时候爱丽才坎坎的睡着。然而没过多久,恼人的闹钟就在床头响了起来。爱丽先是努力的把自己往被子里塞了塞,不过很显然被子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他在被窝里烦躁的翻滚了两下,用手捂住了耳朵,可没多久胳膊肘就发酸了,随意的挥了挥膀子,正中靶心,刚好打中了不停叫唤的闹钟。闹钟在桌面上挣扎着打了个滚儿,掉在地上啪叽摔成了两半儿,世界恢复了宁静。
  经过了这一番折腾爱丽短暂的清醒了过来,他揉了揉眼睛,顶着满头的乱发坐在床边发愣:今天中午好像要直播,咕掉好了,没睡好精神不好排位就不精彩对吧,粉丝们一定也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就这么决定了。这么想着,手上已经有了相应的行动“昨天没睡好,今天中午先咕咕咕!”爱丽在微博上发了这么一条信息,他知道等他醒来评论下面一定是一片的狗爱丽。这么想着,爱丽甩来了手机,倒回了柔软的被子上,啊,床,凉快!接着他似乎是突然想起来什么重要的事情似的,猛地捞过扔在一旁的手机,划开了QQ,点开好友申请,不出意外,人很多。他顶着睡意,仔仔细细的上上下下翻了一遍,人皇屠皇都有,更多的是热情的粉丝,就是没有他的瓜。然后一个好友申请都没有通过,无情清空列表。然后手机再度被丢弃在一旁,而爱丽钻回他的被窝里打算睡一个回笼觉。
  一闭眼时间就过的飞快,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食物的馨香从门缝里挤了进来,弥漫了整个屋子。这鼓动性的香气就跟他刚刚做的那个梦一样令人兴奋。红烧肉!比起水果这才是爱丽钟爱的食物。爱丽一个闪身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这种方法明显比闹钟管用的多。
  来到客厅,妈妈正在摆盘,看到终于从房间里出来了的爱丽,她温和的笑着说“你醒啦,我还打算去喊你呢,今天都是你喜欢的菜。”说完递了一双筷子给他。“爸爸公司有事先不回来了,我们先开动吧。”
  妈妈夹了一块烧到烂熟的五花肉放在了爱丽的碗里,扒拉着饲料,爱丽觉得有一个问题必须得先探探底了。“妈,你说要是一个男的喜欢上了另一个男的会不会显得很变态。”虽然是个问句,爱丽的语气就跟陈述句一样平缓。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妈妈停下了筷子,直戳戳的看着爱丽,眼眸里没有厌恶,有的只是些许好奇。
  “没什么,学校同学的事情。”爱丽说的模棱两可。
  “这样啊,同性恋目前来说大众还是不太能广泛接受的”看到爱丽微微皱眉,心下一片了然,她想了想补充道,“我不排斥这种人群,如果是我自己家的孩子的话能纠正就纠正,毕竟这条路不好走,实在要这样的话,那就祝福吧。”爱丽从小不爱和人讲话,但是很多情绪都写在脸上,她这个做母亲的再了解不过了。
  爱丽小幅度的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奋力吃起饭来,似乎是要将碗底掏个洞出来。收拾好碗筷,爱丽缩回自己的房间,再一次打开了甜瓜的直播。
  排位时间甜瓜自然也在排位。“中午好中午好”甜瓜的声音含含糊糊,不用猜就知道又在吃东西,“啊?我刚刚睡醒,今天白哥哥有事,我单排。”
  排位无非是输输赢赢,直到遇上了堂哥。“嗳,堂哥啊,哦,是堂哥,我们去找他双排吧。”甜瓜这么对粉丝说。“堂哥哥~”然后嘴里就开始不停的念叨。
  “一起排位吗,堂哥。”打字羸弱瓜,一个字一个字的把这段话打了上去,嘴里还念叨着。“你们说堂哥会同意跟我双排吗,什么,输赢已经不重要了你们知道嘛,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要找堂哥van!”经过了艰难的互加好友,堂哥总算是下好yy来到了甜瓜的房间。
  “萨瓦迪卡”堂哥略有些沙哑可爱的声音从麦里传来。“嗳,堂哥你麦好好,堂哥你是哪里人啊,哎呀离我很近呀宝贝!”怎么搁哪都叫人宝贝,爱丽支着胳膊心里有一丝酸涩。“堂哥很厉害的,你们有空可以看看堂哥的直播就知道了。”甜瓜这么向粉丝安利着堂哥。还别说这两个人组队居然没有败绩,连平局都是鲜少,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AC话,直播间里充满了欢愉的气息。
  本来就是半途起义的组队,排位时间也很快就过去了,甜瓜嘴里说着下次有空一起玩,但是甜瓜平时是有固定队友的,谁也说不准这个约定的下次是个什么时候。
  排位结束,甜瓜罕见的光速下播了。爱丽把网页从上到下划拉了一下才把它关掉。撸了撸不知道什么时候窜进房间的花菜,今天晚上排位一定要把瓜头锤爆,爱丽有一茬没一茬的想。
  一tbc一
感谢你看我的小破文

我们仍未知道甜瓜的恐怖游戏有多恐怖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请不要上升正主哦(。・ω・。)ノ♡
上一篇链接:http://liuqingge236.lofter.com/post/1f202fca_12b3300cf
  “那我们来玩The park吧。”甜瓜的声音有点怯怯的,不过没一会他的声音就突然拔高了,“一款恐怖游戏,不要怕,牛牛会保护你们的。”
  爱丽饶有兴味的看着屏幕,这款游戏他也没玩过,老实说大大小小的恐怖游戏他都玩过不少,然而至今都没有一款能戳中他的恐惧,无非是躲在暗处的东西突然窜出了企图吓你一跳,要么就是有什么东西一直追着你如影随形。不过按照他的判断来看甜瓜不像是那种喜欢玩恐怖游戏的人,不一定会怕,起码不会想自己吓自己?大概是为了节目效果?想到这里爱丽皱了皱眉。
  “这个游戏大概是这个女人的孩子跑进了关了门的公园”甜瓜嘴里似乎是在嚼着什么,说话含含糊糊的,“然后这个女人进公园去找他。”然后又是一阵咀嚼音。弹幕在刷:吃播,关注了。
  爱丽觉得偷吃的甜瓜意外的可爱,然后手也不自觉的伸向了妈妈早就准备在一旁的果盘拿了一片西瓜。他平时不是很喜欢吃水果的,但是妈妈总是微笑着给他准备好,跟他说万一哪天想吃呢。
  还没有开始游戏就在在门口卡住了的甜瓜又开始了标准性的抱怨“哎,这森莫啊!嗳,这一定是游戏的问题!”爱丽往嘴里塞了一片苹果偷笑起来,剧情还没过完这门当然是不会给你进的啊,蠢瓜。
  好不容易进了门,女人登上了通往园区的电梯,晚霞的余晖晕染了整片天空,一派安详“这游戏怎么这么简单一点也不恐怖啊。”说话间电梯已经快到头了,天突然变黑了,恐怖游戏一贯的吓人环节而已。爱丽听见耳机里嗞啦一声,好像是椅子在木质地板上拉开发出的声音,那人显然是吓了一跳。
  没走多远,入眼的是一块金花鼠立牌,是真的丑...此后每走几步就会看见一块儿这样的牌子。精神污染吧这个,爱丽想。
  找到孩子后,一眨眼,调皮的小男孩又跑没了。女人走上了一条小鸭子游船,没有工作人员的情况下游船照常开动了起来,慢慢悠悠的飘进了一个满是涂鸦文字的山洞。诡异的音乐响起,眼前飘过一个又一个图画儿,“啊,你们等等,这一块我找了翻译攻略。”甜瓜后知后觉的打开自己早就保存好的图片。“这是个糖果屋的故事...”
  “女孩把女巫推进了火堆,把男孩救了出来,女巫在火中挣扎求饶,最后被烤熟了,他们一起饱餐了一顿...”似乎是感觉有些残忍,甜瓜读剧情的声音越来越小,他似乎是有些自己的看法欲言又止,当然这些话在前方的鸭子头流着血眼睛冒着红光转过来之后彻底憋死在了心里。
  过了河,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块升降飞机的场地。爱丽从小就不喜欢这种幼稚的游戏,没有刺激感。弹幕上玩过的小姐姐告诉甜瓜这个设备可以上去有彩蛋的。甜瓜纠结了一会还是决定坐上去,然而设备没有停下。这时就体现出有文化的重要性了,屏幕上明明出现了一行小小的英文字母(设备要停下来后才能上去),甜瓜选择性无视掉了...好不容易在粉丝的提示下甜瓜找到了控制室,面对两个操纵杆甜瓜再次不知所措,里怎么肥四瓜瓜,性感甜瓜,在线气人。
  后面的游戏里,甜瓜完美的错过了每个恐怖点,当然也会偶尔自己吓自己发出土拨鼠尖叫,通常这个时候爱丽都会被他吓一跳,果然恐怖游戏的恐怖之处还是主播吗。总之甜瓜还算顺利的完成了大半的游戏,虽然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游戏体验。“这游戏,是真的没意思,谁说恐怖的来着。”甜瓜的声音有些上扬,听得出来有点小得意。他大概就是喜欢这种看他得意洋洋的样子吧。
  游戏的后期,女人走进了一个一直有下一层的房间,每一个房间都跟上一个大致相同,却又有细微的不一样,像是无限的循环,又像是在诉说着一个故事,房间越来越破旧,气氛也越来越让人感到恐慌,最后的最后,女人走进了一个地下室。地下室的桌板上绑着的是她寻找已久的儿子,单亲家庭的母亲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她的背后出现了一个恶魔,她掏出了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刀,刺向了桌板上无助的孩子,恶魔似乎是在催促他似乎又是在阻止…
  游戏结束,甜瓜有些虚脱的跟粉丝道别关闭了直播,爱丽也揪起抱枕缩到了被子里。他听说过糖果屋的原版,大概是女巫其实是男孩女孩的妈妈,她将他们抛弃在森林里还要亲自看着他们毁灭。
  他玩恐怖游戏是真的菜,爱丽想。不过很可爱,他心里又补上了一句。他明白他已经陷进了一个叫甜瓜的深坑无法自拔。他们会走到一起吗,家里能理解吗。他想起了妈妈柔和的笑容,心里还是没什么底。
  一tbc一
这是一篇小甜文没有刀!时间有点久了,有些细节可能会出错。
好啦,感谢你看我的小破文。等小可爱跟我唠嗑...

我们仍未知道下播以后爱丽都在干什么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在意时间线啊啊啊,拼凑的一些事情,还有一些是我个人的经历凑数!
  “好了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说完,直播间的画面便变成了战旗娘捂脸的图片,“主播不在家,请选择其他主播”。聊天框不出意外的都是粉丝在刷:一如既往的光速下播啊。
  那么光速下播后的爱丽都在干什么呢,睡觉?不存在的,秃皇不需要睡眠。爱丽一把捞过床上的星星抱枕摁在怀里,纤长的手指划动滚轮,敲击键盘,点击鼠标,娴熟的打开了另一个直播间,看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作案了。
  “欢迎甜瓜的小星星”甜瓜清亮的少年音从耳机里流淌而出“老板是从爱丽那边爬墙过来的吗。”这不是个问句,是个陈述句。除了名字里的星星就像是那个人的烙印一般惹人注意,而且这个老板也确实总是在爱丽下播之后出现在自己的直播间。为什么会注意到她,老板送礼物频率比较高是个很好的理由,至于甜瓜是怎么知道她是在爱丽下播后才过来的,这大概就是少年青涩细腻的心思吧。
  “这个地方很空旷,没有什么板子,我们需要用手电筒进行转点”甜瓜操纵着屏幕上的慈善家,锁头手电为屠夫打光,红蝶小姐举着扇子,不停的扭动头企图让自己不被晃晕。躲避灯光的下意识扭动让他们拉开了距离,甜瓜来到了一个板子后面。“先不急,这个板子留着”,然后假装盖板我是真的走位...
  在环形医院跟红蝶大战三百回合后,五台机亮起,屠夫的眼睛也变成了鲜红色。而甜瓜面前只有一个窗,转点明显是不行了。爱丽下巴磕在抱枕上,看甜瓜的下一步操作。翻与不翻都是死,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果然不需要思考,甜瓜的慈善家翻窗了,还是个慢翻!交互斩!熟练的让人心疼。弹幕上一片:出现了!甜瓜斩!“干什么啊,溜五台哎,你们不夸夸你们的牛牛吗?!”甜瓜笑着戏谑,语气中透露着一丝无奈。慈善家躺在地上,抱着头试图自愈。红蝶并没有急着挂他,而是传送到大门,门还没开,屏幕小小的一震,空军交枪了,人也倒了,哦豁,倒地交枪。大门口就是一张椅子,红蝶把空军绑上后,立刻回头把甜瓜牵了起来。
  此时甜瓜的自摸就差一点点,沉默了一小会,甜瓜呻吟呐喊了起来“这森莫呀,魔鬼吗,倒地放屁。完了,素材没了...”说到后面变成了小声的碎碎念。好在魔术师折回去补开了大门,把空军从椅子上捞下来,结局三出,甜瓜祭天法力无边。
  游戏结束后,熟练的秒退赛后,开始下一轮的准备。机械师,祭祀,盲女,自己当然是慈善家。匹配本来就是随便玩玩,面对这样的阵容只是轻笑一声点了准备。
  爱丽觉得有点苏,耳朵像过了电一样,他知道这样有点奇怪,他频繁的进入甜瓜的直播间就很奇怪,但他控制不住这种行为。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从上次跟甜瓜一起开黑,甜瓜一遍一遍的让自己救他,救下来了还说骚话,这是我自己走位好,跟你没关系,但是意外的不让人讨厌,爱丽一直在偷笑,快乐箱都没翻,当然这不排除是某些人倒的太快了的原因。想到这里爱丽的嘴角又开始微微上翘。他想自己可能有点疾病。但他不想治了。
  甜瓜的慈善家出生在沙包附近,旁边是个二连,于是就地修起了机子。滋滋的声音是机械师放娃娃了,咚的一声娃娃没了,屠夫也开了技能,不管怎么说,这波挡刀很秀,机械师应该挺会玩的。三台修好,机械师没娃娃了,盲女却中了刀,等盲女倒地,祭祀和机械师合修的机子已经亮了,甜瓜这台已经压好了,然而左等右等都没人去救盲女,只能发个信号给队友让他们来压机自己去救。成功骗刀抗刀救下盲女,机子还是没能亮,因为不够及时的救援,盲女上椅飞天了。甜瓜小声嘀咕着“还不能亮吗,怎么还没亮啊!”跑回自己的机子,发现一个大大的井盖儿,就在自己压好的机子上!不管从什么角度,自己都会被完美的传送到墙的另一边“这森莫呀!”甜瓜有点崩溃的喊叫,听着电机滴滴滴的声音,他的心在滴血。另一头,爱丽对着屏幕偷笑,自己主要玩屠夫,稳坐第一的位置,排到的人都是比较靠前的,很少会看到这种魔人操作,好笑又新奇,八分瓜十分甜,甜瓜似乎总是能给他带来惊喜,让他发现新大陆。
  纠缠一番后,三人强开了人皇机,祭祀又一个井盖,失误,成功的害死了自己,最终人类险险的平局了。
  甜瓜关掉了第五人格,爱丽也准备关掉直播,突然听到甜瓜说,“今天这都是什么呀,不如我们玩会别的游戏?”甜瓜跟弹幕商量。
一tbc一
碎碎念,那个祭祀的事情是我自己遇到的,玩的时候心态有点崩,当个故事看还有点好玩?(๑˙ー˙๑)
好了,谢谢你看我的小破文

萤火2

完结啦,撒花儿,还好没有弃坑
小学生文笔警告,ooc警告,玻璃渣警告
请勿上升正主(。・ω・。)ノ♡
- - - - - - - - - - - -
  爱丽一向是班级第一,没人能撼动这个地位,甜瓜刚来没多久在这么个集训班基本稳定在六七名左右。可比起同桌爱丽差了就是一个海峡的距离,本着要向好同学取取经的想法,甜瓜用手肘捣了捣爱丽的手臂,突然凑了上去,爱丽被眼前骤然放大的脸吓了一跳,但还是很好的保持住了面无表情的面部特征。
  “爱丽”甜瓜咬咬嘴唇,脸上带着困惑的神色,两只手轻轻捏着他的左手手臂“你有什么特殊的学习方法吗”,他感觉自己的措辞有些突兀,挠了挠头补充到“我是说你真的很厉害呀。”
  爱丽瞥了瞥他,委屈的小表情有那么点儿可爱,很想上手揉一把,这般想着手里已经有了行动。甜瓜毛茸茸的脑袋被一只纤长的手摁住,一时愣在那里,就那么呆呆地看着爱丽。爱丽惊觉自己的行为有些越界了,连忙把手撤下。为了缓解尴尬,爱丽僵硬开口“这些题目本来就没什么难度,嗝。”说完打了一个小嗝儿,不好意思的转过了头。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啊啊啊,怎么办,我在说些什么东西?这是爱丽的心灵拷打,然而面皮子上还是端着平静冷淡的模样。
  “爱丽真的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瓜脑袋选择性忽略了前面一段话,被小小的打嗝声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笑趴在桌面上不能自理。
  有的时候甜瓜咬着笔想很久的东西,爱丽很快就能给出思路清晰的真确解答。啊,厉害呀,爱丽,这是甜瓜常常念叨的。偶尔,爱丽也会被一些刁钻的题目难住,甜瓜就在一旁添加背景音:你怎么这么菜呀,这你都不会。然后坐下来一起对着题目大眼瞪小眼。
  爱丽也不是那种死读书的书呆子,他打球也是一流,再配上帅气的脸蛋更是吸引了一大票女生的注意,她们为他尖叫为他加油,替他准备毛巾饮料的自然少不了。不过他不需要,他知道甜瓜肯定早早的准备好了这些。当他回到休息区的座位上,甜瓜捏着饮料一脸呆滞的看着他,他理所当然的伸手要去拿。甜瓜假装皱了皱眉,“啊,爱丽,你怎么回事,这是白哥哥让我帮他拿着的,没你的份儿”,爱丽挑挑眉,意思是你死定了。甜瓜心下了然,咽了咽口水,不再逗他,摸出自己身后的包包,掏出另一瓶饮料,那是爱丽最喜欢的口味,狗腿的拧开瓶盖儿,双手递上。爱丽颠了颠手里的饮料瓶,大爷似的坐下,收到了甜瓜假装嫌弃的回应。
  “我要是女孩子肯定特别喜欢你”甜瓜支着胳膊突然对着爱丽来了这么一句。
  爱丽愣了一下,结结巴巴的说,“你…你做梦”然后语速飞快的补上“丑拒,飞天吧你!”
  甜瓜打着哈哈,笑着说“这不是还有个前提嘛,我又不是女孩子呀。”“万一女孩子版的甜瓜很甜呢”甜瓜小声嘀咕着补充。
  有甜瓜的日子,爱丽很开心,也逐渐能跟别人开口说说话,甜瓜可能是天使,他的天使,爱丽偶尔会想。
  前阵子,甜瓜出了不大不小的事,跟班上的男孩子吵架了,男孩子嘛,打架闹矛盾,分分钟后又是好兄弟。然而,那人语不惊人死不休,大声嚷嚷这甜瓜是同性恋,转学就是因为这个。甜瓜没有反驳,也许他反驳了也没人听,渐渐地留言传开,瓜瓜被孤立了。
  爱丽很纠结,他觉得同性恋挺恶心,香香软软的女孩子多好。与同学们的关系逐渐好转,他也不想再一次变成一个人。当甜瓜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图书馆看书的”的时候,爱丽这么问道“你是一个人吗”,甜瓜盯着他的眼睛,笑容如初,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希翼“对呀,要一起吗”,爱丽内心很纠结,但最后还是面无表情的拒绝了“怕了怕了。”
  看着甜瓜有些落寞的表情,爱丽犹豫着加了一句改天吧,我这会还有事。甜瓜点点头,发出了一个简单的嗯,然后捧着书转身离开了。爱丽觉得哪里不对,心口有点堵着,他很想拉住甜瓜,跟他说我也去,但是伸出的手最终还是垂下了。回到教室,他发现甜瓜的桌子已经跟他搬离了。只有这种事情他的行动力才这么强,爱丽心里在冷笑,不知道是在笑甜瓜这么急着逃离他,还是在嘲笑自己弄丢了重要的东西,他想他可能是喜欢甜瓜的,在拒绝了他以后才发现。
  有的人就是这样,你退一步,他就退一百步…
  有那么一次,他对甜瓜说“走吧,去图书馆吗”,甜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的退后半步“不了”他如是说。
  一end一
不好意思,是刀子QWQ,我也想吃糖啊啊啊,感谢你看我的小破文,大家中秋快乐

萤火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请不要上升正主|・ω・`)
第一次发文不知道要注意什么,有问题一定要告诉我嗷!
        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爱丽想。自我欺骗式的心理暗示让他感到有些迷茫,其实答案早已了然于胸了。
  曾经他在同学眼中是个自闭的天才,平时一副满不在乎学习到样子,一到考试,回回都独霸第一的宝座。他也极少与人交流,如同一朵高岭之花,只可远观,一旦靠近就会被周围厚厚的冰雪冻伤。其实,爱丽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习惯于沉默罢了。学校的生活日复一日,沉闷无聊,直到那个人的到来...
  他是一个转学生,按照惯例,老师让他补上了自我介绍。男孩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他不太喜欢的零食麻薯,过于甜腻,但是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个声音意外的还挺好听的。台上的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他只抓住了两个字节:甜瓜。这是他的名字,真是个奇怪的名字,他想。
  在敷衍式的鼓掌欢迎之后,老师把他安排在了爱丽旁边的座位。突然被点到名的爱丽有点惊讶,其实也没什么好惊讶的,全班唯一一个空位就在他旁边。甜瓜走向他,并没有立刻坐下,顺着甜瓜的视线看过去,爱丽才想起那个凳子上早就被他堆上了一摞子的书,他伸手默默的把书挪到桌角上,本来就不大的空间一下子变得更小了。啧,有个同桌真麻烦。
  “我叫甜瓜”,这是甜瓜坐下以后对爱丽说的第一句话。
  “我耳朵没问题”,其实爱丽只是想说,刚刚你在台上讲的时候我听见了,然而到了嘴边就变成了这样。
  那人明显愣了一下,低头收起了自己的书。爱丽心中升起一股没由来的烦躁,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音节,索性也就放弃了。他大概会像其他人一样,不再与他说话,过两天找老师添置新的桌椅搬走吧,爱丽这么想着。
  “那个你叫什么呀”没过多久,甜瓜的声音透着一丝小心翼翼,再次响起。
  爱丽有很多话想说,起码绝不止是单纯的一个名字,然而半晌就蹦出了个“ALEX”。
  “啊,阿拉克斯?啊,厉害呀这个名字。”甜瓜的嘴角翘出一个微笑,看起来有点傻气,“我能叫你爱丽吗?!”
  “可以”,家里人都这么叫我的,爱丽内心补充到,爱丽觉得今天说的话比一个星期在学校说的都多,甜瓜红色的发丝,像是在他的心尖点上了一篷火苗儿。
  以后的日子似乎变得开始不一样了,有这么一个人在身边叽叽喳喳的爱丽竟也不觉得吵闹,即使是说出“你怕是有什么疾病”这样的话,心底也在偷偷笑着,像躺着糖罐子里,蜜甜蜜甜。
一tbc一
感谢你看我的小破文